當前位置: 首頁 > 媒體我校 > 正文

網易:黃河水院老校長劉德潤——苦鉆細研中華水利 志在治理國之水患
[ 作者:轉貼自 網易號-河南頻道    點擊數: 更新時間:2021/05/19 09:53:33 責任編輯:王紅  審核人:王靖]

2021-05-19 08:52 來源:網易號-河南頻道

劉德潤(19071994年),字敬修,河南省安陽縣清峪村(今屬磊口鄉)人。國立黃河流域水利工程??茖W校校長、私立中原工學院院長,國家水利部水管司原副司長,總工程師,高級工程師,著名水利專家。

敏而好學 立志治水患

劉德潤先生祖籍河南省安陽縣清峪村,此地多受干旱、水患侵擾,幼年劉德潤印象深刻,故其自1914年進入私塾學習開始,即有了治水的雄心壯志。1926年,他為治水理想放棄保送去河南大學的資格,自行考取天津北洋大學水利專業。1932年,獲學士學位后相繼在天津北洋大學、河南福中礦務大學(現河南理工大學)承擔水利方面的課程教學。

1934年夏考取公費留學資格,進入美國依阿華大學攻讀水利專業。美研學期間,主攻“河流泥沙問題”研究,其根由即因黃河治理問題。經過不懈的努力、鉆研,他用兩年半的時間獲得水工碩士、工學博士2個學位,被美國“Σ-4”科學榮譽學會吸收為會員并獲贈“Σ-4”金鑰匙獎。畢業時,他謝絕了導師讓他留校的好意,說:“我是中國公費派來的,中國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我要回中國去”。為回國能夠更好的利用自己專業之長為國之水利做貢獻,在回國前,他用半年時間考察了美、英、法、德、荷蘭、比利時、瑞士等國的水利建設。

孜孜不倦 興水利教育

劉德潤先生回國后,曾先后任教于北洋大學、焦作工學院、西北聯合大學、西北工學院。在西北工學院任教期間,任水利系主任,在當時教材欠缺的情況下,編寫了《普通水力學》教材,得到海內外水利界的贊譽。

1943 1 月,劉德潤先生接任黃河水利職業技術學院(時名:國立黃河流域水利工程??茖W校)校長。當時,學校因為戰事開始流亡辦學。4月,劉德潤先生將在重慶參加“大學校長中央訓練團”受訓所獲校周轉金(10萬)與個人獎勵(5000元)共計10.5萬元一起匯到學校,在給師生每人制作一套校服外,其余均留作學校周轉金。這段時間雖然辦學條件艱難,但劉德潤先生與學校老師一起力所能及的定期組織學生開展課外活動,培養學生的愛國之心,并邀請著名專家到校演講、講學,以擴展師生視野、堅定學生求學之心。

1944年,豫湘桂戰役爆發。劉德潤先生分別于47日、17日、20日、25日連發4封電函給國民政府教育部部長陳立夫,陳述學校辦學情況以及計劃遷移事宜,其言道,一方面學校堅持不停課,一方面“已派人到內鄉一帶找房,至必要時,圖書儀器及笨重物品先行移去,次同仁眷屬,次同仁,次學生,次工友,潤殿后”,由信言可知,在利益權衡中,劉德潤先生將學校、教師、學生放在了個人前面,并指出,自己堅守崗位的決心,“潤在職一日,自必負責一日,謹當戮力以赴”。428日,劉德潤先生安排將圖書儀器搬運至內鄉大峪,但這次的遷移至大峪僅僅停留了5天,就因為戰爭原因于510日再次遷移至“內鄉西峽口以西四十里之丁河店北十五里之北峪”。數次遷移,安所不定,劉德潤先生遂萌生將學校遷至大后方之念,并分別于521日、66日、67日、616日四次向國民政府教育部申請呼吁,為學校發展之憂盡見其言,“乞鈞座矜憐下情,準如所請,使潤得以所學獻身國家,無任感戴”,“懇鈞座電示遷移地點及今后方針,則本校幸甚! 水利教育前途幸甚”,然其所請未得到同意,教育部要求學校遷移“以不遷離豫境為原則”。雖然遷移到后方的愿望破滅,但是學校始終沒有停止辦學。他認真備課,熟書生教,不斷充實新內容,取得了好成果,培養了一批青年學生。

1945 年初,日軍進攻豫西南地區。1月,劉德潤先生再次致函國民政府教育部部長朱家燁,針對學校發展提出三點建議,一是戰時校址問題,建議“指定較安全地方,或天水一帶,或寶雞臥龍寺”;二是改進學制,建議聘請全國專才充實學科基本課程與專業課程;三是增設研究部,“以作育負責計劃、研究與領導、設計、施工之高級水利人才”,以避免“全國唯一之水利學校日就衰落而趨于滅亡”。其后,學校第五次遷移,雖暫時擺脫了戰亂之苦,但彼時因校舍與遷移經費問題致使全校師生被迫滯留西安、生活困苦,劉德潤先生求助河南省同鄉會才得以渡過難關。

19458月,抗戰勝利,12月,學校遷回開封市北道門。劉德潤先生本計劃將黃河水專發展成一所門類齊全的水利學校,但由于國民政府教育部高層矛盾導致學校發展得不到支持,興水利教育之抱負難以實現,其于19463月辭去校長職務。6月,他到南京水利部籌組黃河治本研究團,先后任團員、代理團長,和一批治黃專家赴黃河中上游實地考察,撰寫出一些重要的考察報告。

19471月,張鈁、郭仲隗等人成立董事會籌建私立中原工學院,聘請劉德潤先生為院長,續為水利教育發熱光輝。

學以致用 治水患水災

治理國家水患,是劉德潤先生畢生所愿所請,興水利教育、培育水利建設人才是其道,而實踐部署則是其行。離開學校、離開教育,走在治水的前線,是他服務國家水利的又一征程。

在解放前,1946年至1949年之間,劉德潤先生僅僅依靠羊皮筏與驢馬做交通,曾多次赴黃河中上游進行考察,并編寫考察報告。1948年,開封解放前夕,國民黨政府強令學校南遷,劉德潤先生以黃河事業為重嚴詞拒絕,曰:“從汴南遷,已屬一誤,豈可再誤?至個人出處,非所計也。當待解放,以為人民治黃保存一份有生力量?!?南京解放前夕,一些人要他到臺灣或國外去,他堅決不走,毅然留了下來。他的行動,也影響了大部分同事。

解放后,劉德潤先生參與了歷次防大汛工作,如1954年的長江、淮河,1958年的黃河,1963年的海河等特大洪水的防汛。

在數次的治水實踐中,劉德潤先生一方面利用自己的學識獻計獻策,另一方面還注重實踐經驗的“流傳”。如在60年代中期,劉德潤先生組織有經驗的水庫、水閘管理人員,編寫了《水工建筑物觀測技術手冊》,為以后水利工程開展檢查觀測工作奠定了基礎。

退而不休 續寫水利史

劉德潤先生的一生,圍繞的都是“國家水利”“黃河治理”。從學成歸來到最后退休,他都在為水利教育、水利服務奔忙。退休后,他本應該享受舒逸的晚年生活,但是他仍然沒有放棄“服務國家水利”的追求。

1982年,劉德潤先生退居二線后,退而不休,發揮余熱。農業部組織編寫《中國農業百科全書·水利卷》,劉德潤先生任該書水利卷編纂委員會副主任兼主編,并兼防洪分支編寫組主編。從1982年到1986年這四年中,76歲高齡的劉德潤先生,來往奔波于北京、武漢、鄭州、青島各地,召開編寫和審稿會議,除確定總的編寫原則和標準外,還對每個條目都作逐條逐句推敲。在他的正確領導下,經過四年的努力,圖書的質量達到要求,按期出版。在《中國農業百科全書·水利卷》脫稿之后,許多同志勸他該休息了,他說:“我身體還行,只要工作需要,我就努力繼續工作?!彼旨嫒瘟恕吨袊蟀倏迫珪に怼泛汀吨袊倏迫珪穬刹繒木幬瘯敝魅?。

1994年,劉德潤先生病逝?;乜此@一生,從學時開始,就目標如一地堅定前行著,這個目標就是“治水患 興水利”。幼時求學,立下宏志;大學伊始,刻苦鉆研,仍為此故;學成歸來,教育實踐,不曾偏離,即使在戰火紛爭歲月,為了水利教育,也從未退縮、只求發展。他這一生,為生之勤、為師之德、為官之明、為人之道,實需我輩后人敬之學之。

 

anais alexander 百度 好搜 搜狗

警告:本站禁止未滿18周歲訪客瀏覽,如果當地法律禁止請自覺離開本站!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